您的位置:首页 >财经 >

五年内,从3000亿到万亿市值

北京时间2019年4月25日的这个早晨,柯睿杰(Alain Crozier)并没有感到什么异样。大约七点多,他照往常一样走进这栋位于北京海淀丹棱街的灰色大楼,手里端着一杯咖啡。

这是他已经工作了25年的公司。不过在最开始的22年里,他的办公地点都是在中国以外的地方。他生在法国,如今有一对正在上大学的双胞胎儿女;空闲时间里,他通常会去逛逛画廊,或者带上相机拍些风景——但这样的机会并不多,因为他还同时掌管着一家世界五百强公司的大中华区业务。这家公司的市值刚刚突破了一万亿美元,达到了BAT的市值总和。它就是微软。

柯睿杰(Alain Crozier)| 微软全球资深副总裁、大中华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柯睿杰(Alain Crozier)| 微软全球资深副总裁、大中华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

没有什么值得庆祝的。早自去年11月的最后一周起,来自世界各地的媒体就已开始轮番播报同一则消息:微软超越了苹果和亚马逊,成为全球市值最高的公司。

但当祝贺信息淹没微软员工,公司现任CEO萨蒂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却在例会上对这个喜讯只字未提。他表示,这个成绩只是一个随机出现的里程碑,而任何欢庆行为都将标志着“终结的开始”。

这样的态度同样传递到中国,没有人试图庆祝这一时刻——尽管这是该公司自1998年市值登顶后的首次回归;而截至今天,全球跻身万亿俱乐部的公司仅有三家。

微软的危机意识来源于它在过去近十年里的一次次错失。在后比尔·盖茨时代,它几乎错过了本世纪初计算领域的每一个重大趋势——手机、移动端操作系统、搜索引擎、社交网络——而与此同时,公司业绩的主要供血来源Windows操作系统也陷入停滞。在外界眼中,这家昔日的科技巨头已然陷入了螺旋式下降趋势,即将面临一场长期灾难。

“现在,许多事情都改变了。”柯睿杰说,“我们的业务重心转向云计算,人们已经在很大程度上看到了它的效用。”今天,微软Office成为了一种基于云技术的服务软件,并吸引了2.14亿用户——这个数字超过了音乐播放平台Spotify和亚马逊Prime的用户总和。与此同时,公司云平台Azure获得了埃克森美孚、沃尔玛和星巴克等巨擘的青睐。

大刀阔斧的转型迎来了丰厚的市场回报,过去一年里,微软云业务总盈利额达到了约340亿美元,Netflix首席执行官里德表示:“我不知道历史上还有哪家软件公司能够在陷入困境后恢复得如此之好。”

然而,公司的压力并没有因此减轻。事实上,作为微软最重要的战场之一,中国云市场的争夺战早已进入白热化——除了在该领域的主导者亚马逊AWS,阿里云、腾讯云等本土竞争者也已迅速崛起,市场份额位居前列;而放眼整个亚太市场,据Gartner发布的数据显示,过去一年里阿里云市场份额达到19.6%,这一数字超过了亚马逊及微软的总和。

新老对手的交叉火力之下,留给微软实现突围的时间并不多。在萨蒂亚眼中,微软的转型进程目前仅仅进行了10%——换言之,帝国的反击才刚刚开始。

1994年,33岁的柯睿杰辞掉他在乐禧瑞的财务工作,以商务主管的身份加入微软。前者是一家专门生产调味酱和食用油的公司;后者正因它的服务器业务而闻名,股价呈现出大涨趋势。在他加入微软的第二年,公司推出了Windows 95——这场发布会曾被《名利场》杂志称作是微软“达到炫酷巅峰”的时刻。

1999年前后,柯睿杰离开微软法国前往美国总部。在那里,他第一次见到了来自印度的萨蒂亚。当时,萨蒂亚还未出任CEO,正领导着一支工程团队;柯睿杰则被任命为微软全球销售市场服务部门的首席财务官。“当时,我与工程师们进行的一场讨论令我十分困惑,因为他们很喜欢概念,喜欢谈论非常复杂的技术以及它们彼此间的关联。”柯睿杰回忆道,“但萨蒂亚让我看到了工程师的另一面。他充满好奇心,也很有人情味。”

网站免责声明:
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 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